• 书画巨匠舞台焕光彩,传统艺术今世再发扬
时间:2019-09-11 19:36   来源: 网络整理    作者:海阳新闻网小编 点击量:

    书画巨匠舞台焕光彩,传统艺术今世再发扬

    ——话剧《哭之笑之》“一改”专家研讨会在北京召开

      光明网讯(记者 王欣夷)“横流乱世杈椰树,留得文林细揣摹。”2019年7月30日,国家艺术基金2019年度滚动资助项目话剧《哭之笑之》“一改”专家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中国戏曲表演学会会长、《剧本》杂志原主编黎继德等出席会议。与会专家和剧目主创开诚布公、集思广益,围绕作品的主旨及表达、内容与形式、亮点和不足等,进行了充分交流、深入讨论。

      文化大作颂巨擘,滚动资助助登峰

      话剧《哭之笑之》,由导演李伯男,编剧汪浩,舞美负责人李贵义,副导演雷欣四位主创共同创作完成。本剧以八大山人的命运为核心线索,透过他一生所经历的风风雨雨,挖掘其丰富的内心世界,展示其独特的人格魅力,弘扬中华民族内敛精深的传统文化,颂扬这位在中华民族历史长河中历经磨难、不忘初心、坚守理想、开拓创新的一代书画宗师。在尊重历史的前提下进行艺术虚构,以插叙的形式将其传奇的生平经历和卓越的艺术成就这两条线索交织起来,全方位地向世人展现人物丰富的内心情感和深邃的思想内涵。编剧汪浩、导演李伯男在会上简要介绍了《哭之笑之》的创作过程、演出情况,并表示:“希望各位专家不吝赐教,帮助作品达到更高的审美境界,更高的艺术水准。”

      叙事表演双突破,雅趣风骨融一身

      中国戏曲表演学会会长、《剧本》杂志原主编黎继德认为,八大山人作为联合国十大中国古代文化名人之一,具有很高的声誉,并且人物传奇具有戏剧性传奇性,在中国文化名人当中并不多见。本剧叙述方式新颖,具有说明性、叙述性、解释性,并采用多视角叙述,且具有非常典型的中国古典文化古典美学风格。“全剧的舞台样式到舞美,包括舞台,都极具有中国古典美学写意、自由、灵活,的美学精神,在这个戏里面体现的很充分,跟人物跟题材结合的很紧密。”

      “八大山人的叙述贯穿全剧,登场人物的插叙围绕中心人物而设,这样确实给剧本创作带来时空跳跃极大的自由,人物跳进跳出的自由,这种自由使得整个戏省了大量的一些入戏出戏的一些过程,直接进入到我们要展现那些戏关键的时刻。” 寥向红认为全剧在编剧导演舞美演员共同努力下,充满了一种雅趣、风趣,观感完整,灵动。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蔡体良谈到,《哭之笑之》在中西结合的艺术风貌基础上,画面留下了很好的空白,与绘画跟中国传统绘画艺术追求不谋而合,有自己的艺术风格,布景简单明了。“在舞台上过去过分的包装,过分的塞满,而且一些跟细节无关的形象充斥舞台,舞台上过分的铺张浪费本身是一种腐败,艺术创作中的一种腐败,所以说符合目前观众的口味,能够走向更基层更便于演出的戏剧,这一点我们已经迈出了很好的一步。”

      中国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李法曾表示,本剧人物塑造上也下了大工夫,尤其是八大山人,演员的表演非常到位。“质朴的表演,准确的理解,人物的内心表达也很准确,用了很多的细节,尤其是大段台词,写的生动,处理的巧妙,念的准确,很有激情。”

      提升角色鲜明度,打磨舞美精致感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讲话指出,“文艺批评是文艺创作的一面镜子、一剂良药,是引导创作、多出精品、提高审美、引领风尚的重要力量。”研讨会上,各位专家提出了许多中肯的修改意见和建议。

      黎继德强调:“叙事的戏剧天生容易有一个缺陷,就是戏剧性往往不足,本剧略有这种感觉。”有的地方应该是泪点、情点或者是笑点,可以略微展开一下,但是因为追求叙事性所以可能就不去展开,举个例子,比如说八大山人见到绿娘的桥段一带而过,如果按照戏剧性戏剧来写的时候,这个地方就要略微展开一点。

      中央戏剧学院院长、教授郝戎认为全剧重点还可以再重描,一个是与绿娘的情感重点,强调八大山人对情感的专一,对爱情的苦苦追求。还有一个就是八大山人的艺术追求,包括修地方志,出家然后还俗又入道,最后又半疯半癫搞他的创作,这几个点是清楚的,但是联系几个点的线从逻辑关系上还是没有铺够。

      中央戏剧学院原副院长、教授寥向红认为戏的悲凉感还不足,剧本里有笑,苦笑,先笑后哭,又哭又笑的内容,但是最后呈现出的是哭笑兼而有之然后先哭后笑,或是先笑后哭,这种段落略显不足,导致节奏过于明快流畅。群戏还需要体现个性,现在有一点雷同,要让让演员尽可能找到一切机会让他们的角色个性能够更鲜明。当然还有现在整个台词语速比较偏快,演员可以清晰说出台词是一个层次,到了第二个层次就应该有丰富的语调变化。

相关新闻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