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会时在桌下帮他含,用手弄出来11p
时间:2020-06-29 14:14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量:

    梁真如果不换人的话,岂不是把自己每天置于一个危险的境地,生活在一大群的定时炸弹中,随时接受苏映红的监控与检阅?

    他们对她来这一招,她心里已经明白过来。

    道德绑架。

    董萱有些为难,“小姐,这……”

    梁真看着他们,忽然问道:“你们中,谁是管账的?”

    赵管家连忙说道:“是我,每个月的薪水,先前太太都是直接转给我,我再发给大家……”

    梁真点了点头,“那就麻烦你先把所有在这里工作的人名单,还有薪资,以及每个月转账的流水凭证提供一下,我看看你们之前的工资是什么样的标准。”

    她语气很平淡,似乎还带着几分怜悯,赵管家于是自己站了起来,从旁边拿出一个册子,“大小姐,都在这里了,您过目。”

    梁真接过来,随手翻了翻。

    账目还挺清晰的,可见他们也都有准备。

    梁真把册子交给了董萱,“我也并没有说要换人。情况我已经了解了,我会酌情处理,请大家放宽心。”

    她温和地看向董萱,“都起来吧,按照花名册,给每人转账三千块,权当是给大家的见面礼。”

    董萱愣了一下,“可是小姐……”

    梁真打断她,“别忘了你自己,你也有一份,以后还得多多照应。”

    她这么一说,这些人都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喜气洋洋地跟她道谢。

    梁真走进去,又说道:“这房子我也多年没住过了,不太熟悉,也不习惯了,有些布置,也需要改一改。这样吧,暂时先给你们放两天假,给我点时间,好吗?”

    赵管家连忙说道:“我们帮着大小姐来布置也行。”

    梁真微微一笑,环顾四周,“我从前都是一个人住,暂时还不太习惯家里有这么多人,给我点时间适应一下吧。”

    她这个理由好像也说得过去。

    赵管家想了想,答应下来,“那好,我们大家就先休息两天,谢谢大小姐了。”

    她带着人,收拾了一下东西,大家各自先散了。

    等他们都走了,董萱把门一关,才急急忙忙地问道:“小姐,你真把他们给留下来啊?你是发慈悲可怜他们,可他们不一定啊……”

    梁真淡淡一笑,“谁说我要留下他们?”

    她走上楼梯,伸手摸了一把扶手,低头一看,手指上薄薄的一层灰。

    屋里也有些凌乱,大概有苏映红他们母女收拾得急,弄得家里像被打劫了一样。

    梁真上了楼,推了一下门,发现苏映红和梁天淇的房间,虽然人是走了,东西应该也拿了个差不多,但是门却是锁着的。

    她上楼去,去看从前妈妈住过的房间。

    门是开着的,里面的东西几乎都没有了,被改成了一间更衣室,里面还留着一些她们母女没有带走的旧衣服。

    在她走之前,是特意跟苏映红说过的,反正家里的房间也够用,叫她不要动妈妈以前住过的房间,当时苏映红刚刚嫁给爸爸没多久,也是答应得好好的!

    梁真瞬间是气不打一处来,“麻烦帮我叫几个锁匠来,就现在,马上,把家里所有的门锁,包括窗户锁,全部拆下来换一遍。”

    “还有,把她们所有的东西,包括她们用过的床和桌椅,全部都给我扔出去!”

    道德绑架,梁真偏偏就不吃这一套。

    叫她这么一折腾,家里几乎也是什么都不剩了,连个坐的地方都没了,自然也不好住了。

    梁真想了想,晚上还是回到阮宅去住。

    阮宅此刻,也是灯火通明。

    今天因为梁真那边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所以阮霆深交代了一句,叫厨子多做几个菜,算是给梁真庆祝一下。

    其实他只是这么随便交代了一嘴,但是家里的厨子和保姆下人哪个不想好好讨好一下自家主子?

    毕竟这个四爷,平时脾气臭得很,说黑脸就黑脸,脾气喜好一向都很难捉摸。

    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夫人,看上去,讨好夫人比讨好四爷容易!

    阮霆深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桌子上摆着华丽的三层大蛋糕,还有满满的一圈红艳艳的玫瑰花,桌子上有香槟和醒好的红酒,甚至有两枝漂亮的纯银质古董烛台,那是节日里才拿出来的。

    这……

    他其实只是想加几个菜,随便当是庆祝一下,没打算这么隆重啊!

    他想叫陈妈撤下去,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外面阮星昀的声音,“妈咪,妈咪回来了!”

    梁真已经走进来,她一把把这个小包子给抱了起来,转了个圈。

    小家伙在她怀里拱了拱,“妈咪,你是不是又不要我了?”

    这说的什么话?

    她立即蹲下来,摸着他的小脑袋,“怎么会?”

    小家伙撅着小嘴,“可是陈妈说,你有自己的家了……”

    陈妈也真是,跟小孩子说这个做什么?

    她只得安抚道:“不会呀,妈咪又多了一个家,等新家布置好了,也可以带你去玩啊!”

    小家伙还是不太满意的样子,掰着手指头想了想,“那妈咪,每个周末都要过来陪我好不好,还有……还有后天我生日,妈咪也要来陪我过!”

    后天生日?

    她点点头,“好。”

    小家伙高兴起来,勾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香了一下,“妈咪,快进来吧,爸爸在等你一起吃饭呢!”

    梁真抱着小家伙走进去,然后就看到了阮霆深坐在桌前,这满满的一桌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隆重的典礼,梁真给吓了一大跳,差点都以为走错门了。

    看她站在那里半天没动,小家伙连忙把她给拉过来,“妈咪,这是爸比特意为你准备的……”

    阮霆深眉头微拧,眼里闪过一丝尴尬,但是又懒得解释,淡淡地说道:“吃饭吧。”

    梁真于是落了座,先给小家伙夹了几样喜欢吃的菜,然后自己舀了半碗菌子汤,慢慢地喝。

    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她问道:“星昀就要满六岁了吗?”

    阮霆深摇了摇头,“不是,是这个月的生日。我答应他,每个月都给他过一次生日的。”

    阮霆深也并没有做出解释,只不过在他看向小家伙的时候,目光忽然变得有点百味陈杂。

    梁真有点费解。

    不过,也许是因为阮霆深平时工作太忙,疏于跟孩子相处,所以特意答应孩子这种奇怪的要求。

     

    她于是换了话题。

    今天阮霆深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甚至拂了梁天淇的面子,这个情,她是一定得领。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

    阮霆深“嗯”了一声,顺口说道:“也恭喜你,拿回了属于自己的东西。”

    在这么一次合作之后,两个人之间,好像多了一点有关默契的东西。

    小家伙低头吃了几口东西,又去拿蛋糕,一个不小心,弄得满脸都是。

    梁真拿餐巾替他擦拭,小家伙忽然说道:“爸比,跟别人说恭喜的时候,不是应该送礼物吗?”

    额……

    阮霆深当然没准备什么礼物。

    这么一说,倒好像是她在找他要东西似的。

    梁真连忙说道:“不要胡说,今天的事,就已经是最好的礼物了。”

    她低头去哄小家伙,“你看看,这么大的蛋糕,还有花,

    小说文学

    你还不高兴吗?”

    阮霆深却抬起头来,深深地看着她,问道:“你想要什么礼物?”

    要什么礼物?

    梁真可没想过这个事。

    毕竟,两个人之间还没有熟到那个地步。

    再说了,今天扫了梁天淇的面子,他肯定心里还是有点介怀的。

    一想到他心里还有着一个梁天淇,她心里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忽然蛰了一下似的。

    说不上非常痛,但是不太舒服。

    她摇摇头,“不用了,谢谢你。”

    阮霆深却又问了她一遍,“你想要什么礼物?”

    他这个性格,想给的东西,显然没有办法拒绝。

    梁真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点红酒,酒意上头,她带着几分开玩笑的意思,故意刁难他:“我想要一枚钻戒,不用太大,三克拉就好了,像梁天淇手上的那样的,你给吗?”

    阮霆深的表情有点奇怪,就好像忽然被鱼刺给卡到了似的。

    梁真怕他不高兴,连忙摆手,“我是开玩笑的,你不必放在心上。霆深,谢谢你的款待。”

    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低头继续去给小家伙擦脸擦手。

    阮霆深看了她好一会儿,反问道:“你确定想要那个?”

    梁真不明所以,“如果是你给不了的东西,我不会强求。”

    阮霆深把筷子给放下了,“待会吃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了。”

    外面的夜色已经很深了,和之前的许多天一样,尽管阮宅的大院里都亮着灯,但那灯的光线有些幽暗的感觉,加上宅子里的意境太美,缺乏烟火气,又使得整个场景看起来像某些老旧的恐怖片。

    梁真紧紧地跟着阮霆深后面一步之遥,尽管如此,她依然是浑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不断地联想到很多可怕的场景,甚至害怕他忽然一回头,看到一张不属于他的,可怕的脸。

    她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阮霆深意识到她不太对劲,脚步顿了一下,“你不舒服吗?”

    “没……没有。”

    这时候院墙上忽然有轻微的响动,梁真瞬间吓得尖叫了一声,并一把抓住了阮霆深的胳膊。

    阮霆深愣了一下,已然明白她为什么紧张到脚步都乱了。

    他慢了一步,与她并肩,“没事了,大概是外面的野猫或者老鼠。”

    梁真有些不好意思,“我……不好意思,从小就怕黑,怕那种……那种很吓人的东西。”

    她都没敢把一个“鬼”字说出来。

    阮霆深忽然伸出胳膊,揽住了她的肩膀。

    他的臂膀坚实有力,有让人心安的温度。

    穿过了院子里的回廊和假山,上

    小说文学

    了车,车上打开了大灯,梁真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阮霆深把车开到了一家珠宝店门口。

    梁真心里惊疑不定,她刚才只是开玩笑的,他不会真的带她来买钻戒吧?

    她迟疑着下车,阮霆深把手臂朝她伸了伸,她于是很自然地伸了胳膊过去,挽住了阮霆深的手臂。

    两个人一起上台阶,进了珠宝店。

    店里居然一个顾客也没有,但是灯火通明,里面的员工倒是一个不少,导购小姐们也站得整整齐齐的,仿佛在严阵以待。

    阮霆深走进去,门口的导购小姐立即对他们鞠躬,“阮总好。”

    一个看起来应该是经理的中年女人迎上来,“阮总,是要给夫人选什么首饰吗?”

    阮霆深看了梁真一眼,“我家夫人说,想要一款戒指。”

    经理立即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夫人请到这边来,这里都是我们店里的最新款,夫人可以先看一下。我这就把店里几款特别定制款也拿过来给夫人过目。另外,最近新到了一批原石,夫人如果想看的话……”

    还真是带她过来选戒指的。

    既然如此,她若是扭扭捏捏的,反而显得小家子气了。

    梁真咬着嘴唇笑,直截了当地说道:“不用了,我想要梁天淇手上戴着的那一款,你这里有吗?”

    作为一个网红,又跟嘉佑关系匪浅,梁天淇的知名度不低。而她做节目闹绯闻的时候,那枚钻戒时时刻刻都在她手上,专门做这一行的,不注意到只怕都难。

    话一出口,她注意到经理的手都抖了一下,表情瞬间不自然起来。

    “夫人确定想要这款么?”

    阮霆深听到她提这个要求的时候,表情也很奇怪,这个经理也是这样,这枚戒指有什么不寻常之处么?

    梁真不明所以,“当然。”

    还是说,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那是阮霆深特意送给梁天淇的,所以才会对她这个夫人有想法?

    好像也不对。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阮霆深何必多此一举,真把她带过来?他当时明明就可以含糊过去,直接把这个话题揭过的。

    经理迟疑了一下,还是带她走到了卖钻戒的柜台边,然后扭头跟一个导购小姐说了几句什么。

    导购小姐转身就进去了,又很快出来,手里捧着一个大盒子,送到梁真面前。
    经理把盒子打开,只见这盒子里,满满的一盒,全部都是……钻戒。

    而且,的确都是同款,和梁天淇手上的那一枚一模一样。

    大概有十几枚。

    梁真又不傻,当然知道,就算是三克拉的钻戒,成色比较好的话,价值起码也是要大几十万的,一个珠宝店不可能备着那么多,而且还是同款的货放在店里售卖。

    再者,这种价位的戒指,大多数都是定制的了,很少会批量生产。

    她愣了一下,拿起一枚来仔细看。

    虽然店里的灯光有点诱惑性,使得钻戒的光芒看起来比真实的更璀璨一点,但是梁真还是发现,这钻石的成色和切割工艺,好像太过于标准了一点。

    她疑惑地看向了阮霆深。

    阮霆深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但是那一双眼睛里,却仿佛已经染上了几许笑意。

    经理想了想,解释道:“夫人,这是我们今年品牌新推出的当季主打产品,由F国知名设计师特别设计。戒指采用了2.7克拉的人造六角钻石,铂金底座,看起来非常大气。而且售价非常亲民,只要八万元,不足天然钻石的三分之一,所以上市以来销量持续走高……”

    只值这么点啊……

    梁真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自己手上的粉钻。

    就算梁天淇这枚戒指真是阮霆深送的,这个价位,对于他来说,怕只是随手给她的一件玩具吧?

    她心里莫名地放轻松了几分。

    经理这时候又重复了一遍,“夫人要挑一枚吗,是打算送人?”

    梁真忽然觉得索然无味,摇了摇头,“算了,不想要了。”

    经理连忙说道:“那夫人要不看看其他的款式,我们这里还有……”

    梁真没说话,阮霆深的声音忽然在背后响起,“上个月产品发布的时候,嘉佑接了这个代言。她说喜欢这个产品,我让公司送了她一枚。”

    让公司,送了她一枚。

    他这是在解释吗?

    所以,梁天淇跟她说的那些,根本就是没有的事?

    梁真想开口问问他,那上次新闻里的绯闻又是怎么回事,但是,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虽然她现在被称一声“夫人”,但是一来婚还没有结。二来,又不是真的情侣,她凭什么管那么宽?

    查他的私事,未免有点太得寸进尺。

    梁真没再说话,转身去看其他的首饰。

    女孩子天然对各种发光好看的石头有着执念,她的目光落在一枚漂亮的坦桑石项链上。

    真漂亮。

    应该不算太贵,不过,她并不想主动找阮霆深要,想着还是下次自己来买吧。

    她挽着阮霆深的胳膊,“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

    出门的时候,梁真想来想去,还是道了个歉,“霆深,对不起,折腾你陪我出来胡闹了一通。”

    阮霆深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上次照片的事,是因为她说参加网红评选需要炒作……她从前帮过我。”

    梁真闻言愣了一下。

    她忽然明白过来。

    自己一直都在努力对他坦诚,尝试着对他敞开心扉,赤诚相待。

    而现在,她换来了他的坦诚。

    这么一个明显不爱解释的人,现在在她面前,亲口把关于梁天淇的事给解释清楚了。

    人心换人心,她成功了。

    她心里涌过一阵暖意,因为他终于开始对她也坦诚相待,也因为知道自己未婚夫并没有跟梁天淇那个讨厌的女人有一腿,梁真的心情格外的好,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就连外面的街市夜景,都显得美丽多了。

    她上前一步,挽住阮霆深的胳膊,“霆深,谢谢你的坦诚,也谢谢你今天给我‘礼物’。”

    阮霆深看了一眼远处的霓虹灯,却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按在她的手心里,“说好送你礼物的。”

    梁真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接过来,拿起来一看,是一只缎面的首饰盒。

    打开一看,里面竟然是自己目光停驻过,打算下次自己来买的那条坦桑石项链!

    也许就是在她转身看戒指的时候,或者什么别的时间里,他悄悄地叫经理把这条项链给包起来了!

    她有些惊喜,把项链戴在了脖子上,“谢谢你!”

    阮霆深微微颔首,然后走过去拉开车门。

    他的脸隐藏在了夜的光影里,看不见他的表情。

    原来他还注意到她的目光,知道她喜欢这个。

    梁真把车窗打开,夜风拂在脸上的时候,有些微微的清凉,风中带着一点淡淡的,香樟树略带辛辣的芬芳。

    夜色温柔如水。

    ……

    第二天一早,梁真还没有到公司,办公室里就已经议论开了。

    “哎,你听说了吗,梁家那个大小姐,今天就要来上班了,取代了苏总的位置哦!”

    “好像是个厉害角色哦,不过,她之前一天都没在咱们公司上过班,听说刚从国外回来……”

    “苏总也不是好对付的,今天估计马上就要看她丢脸!”

    “嘘,来了来了……”

    听见梁真的脚步声在公司里响起,讨论戛然而止,所有的人都把脑袋缩回去,开始一本正经地假装卖力工作。而实际上,所有的眼睛,都在偷偷地打量这个忽然空降的大小姐。

    要看看这位大小姐到底有什么本事,今天会丢多大的脸。

    办公室里该修复的都已经修复了,都已经收拾好了。

    这里,是爸爸和妈妈曾经坐过的地方。

    而现在,她必须要接起这一份责任,把梁家的产业继续维持下去。

    她刚刚坐下来,就有人敲门。

    “进来。”

    进门的年轻女孩子,梁真认得,是之前的秘书江淳。

    江淳进来,把手里的一大叠资料放在了梁真面前,“梁总,这是今天客户团来参观要用到的讲解资料,以及要接待的客户的资料。”

    客户团?

    梁真事先不知道这件事,没有人告诉她。

    她把资料拿在手里随便翻了几页,发现讲解资料都是外文。她于是问道:“有翻译件么?”

    江淳低着头,“因为客户是来自五个不同的国家,所以我们准备的讲解资料都是配合五种语言的。”

    “翻译人员都安排好了吗?”

    “梁总,今天公司的三个翻译都请假了。”

    >>>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