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班长说下面痒让我帮她,抱着她健身房疯狂冲刺
时间:2020-06-29 14:15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量:

    “都不知道该说你聪明还是傻了,你把自己的底牌泄露的太多,是职场大忌。”

    “把丑话说在前头,以后合作能省点心。”

    “不一定,你的老板会因为你的话在心里对你有个评估,会影响以后他给你安排项目。第一印象很难打破,即使你的能力达到了,他也不会信任你。”

    陆一语自然知道这一点,她混了几年的商场也不是白混的。

     

    她只是对霍予沉这样而已。

    陆一语笑道:“你说的没错。我们还要看其他房子吗?没有的话,就回去吧。”

    霍予沉也不意外陆一语的反应,“走。”

    陆一语下车后,霍予沉说道:“把你的简历发我一份,就算你不来我公司,去凌芒伟的公司绝对不是个正确的选择。而你这个行业,短时间内换多家公司对你的职业而已,绝对不是件好事。”

    “好。”陆一语自然知道这一点。

    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陆一语一想到今天跟霍予沉的相处,就忍不住脸上发烫。

    她果然是个万年不动心的剩女,跟个心仪的男人相处一下午都能这么傻。

    这种行为不可取。

    她见时间还早,也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决定回家拿车。

    陆一语回到她家的小院前,就看到刚从外面回来的刘婉宁。

    刘婉宁今天去房地产公司憋了一肚子火,又看到陆一语,就妨不住骂道:“陆一语,你回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我来拿车,拿完马上就走。”

    “车?”刘婉宁这才想起来她把陆一语的车给卖了,还没告诉她,梗着脖子说道:“你不是开回去了吗?哪儿还有什么车?”

    “我那天没有开车走,我记得很清楚。你不会把我的车给陆微言开了吧?陆微言可看不上我那辆破车。”

    刘婉宁知道院子里肯定没有车,骂道:“你年纪轻轻的就得健忘症了。那天你明明就把车开走了,现在来找我要车,有你这么当女儿的吗?”

    陆一语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把我的车怎么了?”

    “你来问我,我怎么知道?”刘婉宁警惕地看着陆一语,把院门挡得严严实实的。

    陆一语心里更没底了,“我的车根本不在院子里,对不对?”

    “你的车本来就不在这里,你自己开走了,又回过来讹我!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吧?”

    “那我们就把这几天的监控调出来,不好好看看车到底是我开走的,还是不明不白的在咱们院子里消失的。”

    “你……你是嫌咱们家丢人丢的还不够?还要丢到整个大院里去?”

    “那你跟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坚持说我当时把车开走了?”

    这时,身后传来汽车的喇叭声,还伴随着陆微言的声音,“姐姐,你怎么又跟妈吵架了?我不过是开着你的车去外面拿了份快递,你怎么就生气了?”

    陆微言见聚集的邻居越来越多,眼眶发红,一脸委屈,地下车把车钥匙交给陆一语,哽咽却无比清晰地说道:“姐姐,是我不该开你的车出去,你别生我和妈的气,也别骂妈,都是我不好。”

    刘婉宁看到陆一语的车,眼睛都瞪大了。

    陆一语不相信陆微言要是只开她的车出门转转,她妈会是这个反应。

    她看过去发现车牌没有了,“开出去溜哒能把车牌给弄丢了?”

    陆微言脸色也变了,她去车行买车回来的时候根本没留意车牌的事,“你的车开回来的时候就没有车牌,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当时还想问你呢。”

    刘婉宁见车子回来,扯着嗓子让周围的人都听见,“陆一语,你是什么意思?自从你爸住院之后,你就没去看过他一次,医药费你也不出。一回来就嚷嚷着我们把你的车弄不见了,现在车回来了,你又说车牌是我们弄掉的。你怎么说不亏的慌?”

    “如果车子还在,只是被微言开出去,你把门挡的这么严实做什么?”

    “我……我哪有挡门?我也刚从外面回来,挡你的门做什么?你小小年纪就开始学会撒谎和诬陷人,我以前是这么教你的吗?”

    陆一语没对刘婉宁的话做任何回应,拿起车钥匙坐进车内,却看到了一张收据。

    她拿过来看了一眼,脸色微变,“妈、我亲爱的妹妹,你们能不能解释一下这张车行的票据是怎么来的?我的车要是好好地一直在家,这张票据又是怎么来的?”

    李大婶说道:“之前见有辆车把你的车给拖走了,不会是拿去维修吧?”

    刘婉宁脸色顿时变得十分尴尬,陆微言在心里恨死了这个多嘴的老女人。

    她委屈地说道:“姐,你不知道自从爸住院之后,我和妈就一直提心吊胆的,想方设法给爸筹钱治病。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把你的车拿出去当。一有钱我就把你的车拿回来了。之前没跟你说是怕你不同意,可是爸的身体和健康最重要。为了爸,我想你也不会不同意的,对吧?

    小说文学

    陆微言说着走过来挽陆一语的手臂,“姐,你别生气了。你这么长时间都不回来,我跟妈特别想你。你今天就别走了,跟我们一起吃个晚饭好不好?”

    陆一语突然发现这些年她频频被陆微言占便宜不是没有理由,陆微言的嘴太能说,而且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而她在跟她们吵架的时候只会直来直去。

    明明是她很占理,却经常被周围的人或她爸说她任性、跋扈。

    而陆微言仅靠一张嘴和故作无辜的表情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事情全是她做,钱全是她出,结果所有的功劳全是陆微言的。

    陆一语突然觉得以前的二十

    小说文学

    几年她都瞎了吗?

    这么浅显的道理都不明白。

    陆一语突然笑道:“好啊。”

    陆微言和刘婉宁没料到她会突然这么说,按照以前陆一语的反应都是会直接甩开她的手,她再做个委屈又无辜的表情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同情,其他人也会更相信陆一语因为成绩好、工作好而刁蛮任性,不顾家人,只顾自己享受她的生活。

    但这种人自有老天爷收拾她,看她男朋友就甩了她,选择了贤惠、温柔的陆微言。
    陆一语看着陆微言脸上僵硬的表情,朝陆微言露出一个温柔又无辜的笑容,“妹妹这么盛情邀请,我不留下来太可惜了。走吧,我们进屋聊。”

    陆微言僵硬地笑了一下,“真的?太好了!姐姐,你都不知道妈每天都特别想你,还给你准备了好多你喜欢吃的东西。”

    刘婉宁见两人下车,不情不愿的打开院门。

    一回到家,刘婉宁就把陆微言拉到房间里,“你是怎么回事?让她回家做什么?还不够碍眼的。还有你怎么把她的车给赎回来。”

    “妈,你小声点,她还在外面呢。”

    “家里现在这么缺钱,你还要还月供,你哪里来的钱给她赎车。”

    陆微言没好气地白了刘婉宁一眼,“妈,你怎么这么傻?就是要让她还月供,我才把她的车给买回来。你想想看我们刚把她的车给卖了,转头又让她帮我们背几百万的债,她有这么傻吗?”

    刘婉宁这才露出了释然的笑容,“我女儿真聪明。”

    “那是,要不然以后怎么给你和爸养老。你们老了都得靠我。”

    “是啊,是啊。反正是没法靠那个白眼狼。你都不知道今天她医院是怎么呛我的,差点没把我活气出心脏病来。”

    “这几天你对她好一点,尽量留她在家里多培养一点感情,这样他才能心甘情愿的帮我还贷,以后装修也还指望她。”

    “对对,她会赚钱,帮你还房贷是应该的。”

    陆微言点点头,“妈,你把两万块钱给我,我去买她的车花了两万,你得给我报销。”

    “我的钱都拿去给你买别墅,哪里还有?”

    “那我这两万怎么办?总不能我自己出吧?”

    “这个……我去看看家里还有没有钱,先给你一点,回头你爸的工伤赔偿款下来,我再挪出来给你。”

    “行吧。我这辈子是指望不上你们了,两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家里最近开支太大,不然我怎么舍得让你受委屈。”

    “行了,行了,这种漂亮的话少说,赶紧去做饭吧,饿死我了。”

    “你先吃点零食垫垫肚子,妈这就给你做好吃的去。”刘婉宁说着出了房间。

    陆一语正坐在客厅里打电话,刘婉宁故意加重的脚步。

    陆一语没什么反应,继续打电话。

    刘婉宁愤怒地骂道:“回到家一点家务都不帮我做,笑得这么贱也不知道勾搭哪个野汉子!”

    陆一语说道:“没事。我妈正骂我妹。”

    刘婉宁脚步一顿,立刻冲了上来,手差点指到陆一语的脸上,“你……你说谁?”

    陆一语放下手机,一脸无辜地问道:“你不是在说陆微言吗?她什么时候回家干过家务?不也经常一脸装作一脸纯良又傻白甜地撩男人吗?这两点她都符合,你不是在说她,难道是在说你自己?”

    刘婉宁被气得浑身直打哆嗦,又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最后只能气呼呼的跑厨房去了。

    陆一语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突然领悟到怎么怼她妈和陆微言对她而言也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