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朋友太紧根本进不去,唔小东西你怎么这么紧
时间:2020-06-29 14:15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量:
    这天,风挽宜和容辰一起回来时,遇到了一个老熟人。

    肖朗手里握着折扇,似笑非笑地看着手挽着手的风挽宜和容辰。

    风挽宜认出他后,连忙挣开了容辰的手,还故意保持了疏远的距离。要不是容辰非缠着她要手牵手,说是更像夫妻一点,她才不会这样胡来。

    如今看到肖朗,风挽宜更是无地自容,曾经伤她最深扬言最恨之人,如今……

    肖朗心里一定是看轻她的吧。

    “风姑娘,别来无恙。”他款款走了过来,犀利的目光顺便扫了边上的容辰一眼。

    容辰神情淡淡地回看他。

    二人见面的气氛变得紧张又诡异。

    风挽宜连忙道:“他失忆了。”

    “失忆?”肖朗打量着容辰,那抹笑意越来越浓。

    容辰抓住风挽宜的手,问:“他是谁?”

    风挽宜看着肖朗,为难道说:“他是肖家的三公子肖朗,自小便与你认识。”

    “认识?”容辰茫然地说着。

    “看来,是真的失忆了,连我都忘了呢。”肖朗接着他的话说下去,目光却落在了容辰的手上,他紧紧地抓着风挽宜的指尖,那是非常可怕的占有欲。

    风挽宜知道街上不是说话的地方,便把顾郎带回家中,容辰的面色越来越沉,他显然很不喜欢肖朗的出现。

    风挽宜新租的小院子,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空气里有淡淡的栀子花香。

    肖朗看着那盆栀子花若有所思。

     

    趁着风挽宜去屋里准备茶水的时间,肖朗冷笑开口:“你装得真像。”

    容辰端坐着,优雅地理理衣袖:“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肖朗指着桌上那盆栀子花:“你知道送她花,那就是没有忘记自己除光了方寸间所有的花花草草。”

    容辰理着衣袖的手指顿了一下,脸上凝着一丝不悦。

    肖朗也平静地坐下来,随手在花上拧了一下,拧落了上面的花朵,道:“我安排在她身边的暗卫都被你杀了!后来我又排了一批人查到了你们的下落,你也杀光了,而且处理的干干净净。还有前不久百里镇的朱大富暴毙家中,据说是他轻薄了风姑娘,你就把他杀了。更有意思的是,你居然为了博得风姑娘的同情,暗中收买江郎中配合你演了一出苦肉计,半夜上山抓蛇……呵,演的可真像!”

    容辰嘴角微微一勾:“所以呢?你要告诉挽宜,我骗了她,我没有失忆?”

    肖朗自认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容辰这么嚣张的。

    “容辰,如此算计人心,是得不到真心的。”肖朗冷笑一声。

    “我要真心做什么?我只要她的人。”容辰自信地说着。

    他可能还不懂,人和心,其实是分离的,失了心,就算得到她的人,也是无趣。

    可他以为,人心合一,有人即有心。

    “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肖朗笑着说。

    这时,风挽宜端着茶水出来。

    “肖公子,可否借一步说话。”

    “好。”肖朗起身。

    容辰却拉住风挽宜的手:“有什么话是我不能听的?”
    风挽宜有些为难,有些话他还真不能听。

    “我就问一问我家里的事。”风挽宜想要挣开他的手。

    “你家里的事情我听不得?”他却越握越紧,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小说文学

    肖朗直接坐下来:“风姑娘,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

    他倒要看看,容辰还想玩什么把戏。

    风挽宜咬着唇,想了想:“肖公子和他是好友,能不能拜托你送他回燕都?”

    容辰的脸黑下来,目光幽暗地看着风挽宜:“你呢?”

    风挽宜有点怕他,哪怕他失忆了,看他黑着一张脸还是胆怯。

    “我,我,我不能回去了。”她咬着唇说。

    她确实不能再回燕都了,她在燕都有太多不好的过去,一个死去的人如果再出现,不知道脊梁骨要被戳成多少灰。

    说到这里,风挽宜眼泪还是没能忍住,就一颗一颗地滚下来。

    容辰怔住,肖朗也屏住了呼吸。

    “那我也不回去,我留下来陪你。一辈子!”容辰握住她的手温柔了许多,声音也诚恳。

    肖朗却忍不住道:“容辰,我记得你家已有妻儿,你不回去,可对得起她们!”

    妻儿?

    容辰如果说自己没有,失忆肯定就露馅了。

    风挽宜看着肖朗,心里觉得他这句话真聪明,这样就可以骗着他回家了。

    如果容辰说他不要那边的妻儿了,便是负心薄情,又叫风挽宜如何安心与他共度一生?

    “我送你回去吧。”肖朗得意地说。

    “对你我不放心,要送也得她送。”容辰看着风挽宜,无论什么方法,什么方式,都只能是她送自己回燕都。

    风挽宜没有作声,现在的容辰情绪很不稳定,她也不能决绝地说出自己不去,免得惹怒他,或者刺激他想起曾经的事情来。

    风挽宜出去买菜,容辰紧跟其后,肖朗闲着无聊也一道跟着。

    风挽宜时不时就要回头看看身后的两个男人,他们行为举止怪怪的。她神情凝重,心思沉重。也不知道怎么才能彻底甩掉这两个麻烦,心里苦闷,选的菜都是苦瓜,苦菜,看得两个男人一愣一愣的。

    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了,较着劲地来讨要风挽宜,无论那口菜吃起来有多难受,都要挤出一抹享受美味的笑容,赞美:“这菜真好吃。”

    风挽宜也吃了一口,她不是娇生惯养长大的,所以再难下咽的食物也吃得很好。

    两个男人又是一愣。

    她对待美食,和他们认识的那些女人不太一样,这种好养活的姑娘,其实让人很心疼。

    自从两个男人住到她的小院子里来,风挽宜就焦虑了,两个人没事不睡觉,坐在院子里大眼瞪小眼,好像是防着谁会图谋不轨。

    风挽宜惶惶地裹着被子入睡,天亮便起,烧水做饭,非常勤快。

    等二位起来的时候,饭已做好在桌上,而她的人早就出门了。

    两个男人发现人不见,哪有什么心思吃饭,急急忙忙出去寻。

    寻到风挽宜的时候,她买了很多东西,都是路上所需之物。二人一看都明白了,这是要出远门了。

    风挽宜想了一个晚上,还是决定把容辰送回去,总有一天他会醒过来的,醒过来,她可能就没有这么平静的心情再对着他了。

    容辰的脸沉得可怕,三个人也没说话,直接回到住处收拾好东西,勤快的风挽宜又给大家做了顿饭。

    “明日我们就回燕都了。”风挽宜笑着说。

    肖朗也沉着脸:“你确定要跟他一起回去?”

    风挽宜知道肖朗的意思,她吃了口饭,神情淡淡地说:“先回去再说吧。”

    “你既然决定了,我自然也尊重你的选择。”说着,肖朗将一张银票拿出来放到风挽宜的面前。

    风挽宜不解他的意思,容辰也不明白肖朗给钱是何意?

    “这是路费,我要和你们一起回燕都。”肖朗拉开折扇笑着说。

    “你钱这么多,自己不能走?”容辰冷冷道。

    “一起吧。”风挽宜收了银票说道。

    有肖朗在,她至少放心些。

    就这样,三个人挤在一辆马车内,气氛越来越诡异。

    风挽宜靠着车窗,看着外面的风景,她离开燕都的时候很匆忙,无暇顾及这些美景,总觉得是自己辜负了它,如今再看一眼,风景依旧,只不过物是人非。

    进了燕都城,风挽宜便从衣袖里抽出一条白色的面纱戴了起来。

    肖朗和容辰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白纱敷面的女子,本就生得清雅温柔,这一纱之隔,便将她温柔静雅的气质深刻了几分。

    “我们到了。”风挽宜推开车门,先下了马车。

    肖朗和容辰依次下来,看着容家的大门,守卫森严,井然有序,根本不像丢了家主的样子。

    “这便是你的家,你进去吧。”风挽宜淡淡道。

    容家对她来说就像一座牢笼,她从十一岁就住进了这里,这里有太多的生存之道,她曾经努力学着这些,到最后却一件也用不上。

    容辰握住她的手:“你陪我。”

    “我……”风挽宜犹豫地看了他一眼,她有她的难处:“我不能陪你了。”

    肖朗朝着风挽宜走过来:“那就跟我一同离开。”

    风挽宜抬头看着肖朗,拒绝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容辰拉住她的手指一紧:“没有我的允许,你哪也不能去。”

    “来人,围起来。”容辰抓着风挽宜退到一旁,数十个容家的人飞下来,用剑指着肖朗。

    风挽宜惊慌地立在原地,她看着被团团困住的肖朗,又看看双眸深邃的容辰“容辰!你要做什么?”

    肖朗在人群没有逃去的意思,他冷笑一声:“风姑娘,他根本就没有失忆。他为了博取你的同情,故意设计这一切,上山捕蛇,杀人灭口!”

    小说文学

    风挽宜内心最后一点支撑也断了,她有这个假设,假设他没有失忆,一切都是假的。

    如今事实就在眼前,她慌了,乱了。

    “你为什么要骗我?”风挽宜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就像她明明知道自己被骗了,却还想知道他出于何种目的骗自己。

    可能是,他为她做了一些事,他给了她一些温柔和关心,还有送过一盆栀子花,或者骗着她唤她相公。

    >>>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