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与儿子睡觉一下子项进去了
时间:2020-06-29 14:15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量:
    叶丽婷闻颜顿时脸色都变了,腾地站了起来,“叶蔓,你真的好贱!你以为尧哥这样的男人会听你胡言乱语吗?”

    的确,叶蔓是在开玩笑。

    她微微勾着唇瓣,眸光含着几分讥诮。

     

    既然叶丽婷这么喜欢挑拔生事,那么她也可以以牙还牙了。

    “尧哥,这女人很坏,很狡猾的,她当初为了……”

    “闭嘴,从这里爬出去!”

    陆晋尧站在叶蔓的面前,眸中含笑地看着她,然后头不回地喝斥了叶丽婷一声。

    叶丽婷闻颜顿时脸色惨白,“尧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不可以的。”

    一向心高气傲的她,此时此刻,尊严全部被践踏了,而且,还是当着许多朋友的面。

    费尽了心机地追求陆晋尧这么久,竟然现在就被像一条狗似的赶出来了。

    “不会爬是吧?要让我的小弟教你吗?”

    陆晋尧声音加重了许多,一边的小混混们跃跃欲试地想要上前了。

    “尧哥,不要,你不可以这样对我……”

    叶丽婷知道陆晋尧这个混世魔王,花心又滥情,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哭得惨兮兮的也不见陆晋尧松口。

    她还以自己在他的面前,跟他以前的那女友会有不同的待遇,没有想到,他对她还是如此的冷情。

    幽怨地瞪了叶蔓一眼,乖乖地趴在地上,像狗一样慢慢地爬了出去。

    每爬一步,都会惹来一阵低低的哄笑,她气得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

    “OK!现在叶丽婷爬了,现在就看你的诚意了……”

    陆晋尧的手伸到了叶蔓的小蛮腰,猛地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里,坏坏地笑着。

    在另一间包厢……

    薄亦琛与几位贵公子在喝酒,唱歌。

    “哎,薄少,传闻你那天找了一个妞,爽不爽?”

    冯少辰伸手拍了拍薄亦琛的肩膀,凑到了他的耳际。

    薄亦琛在龙城那可是呼风唤雨的主,可这货对女人毫无兴趣,一直洁身自好。

    像这种花边新闻对于他来说,无异于一个重磅的炸弹。

    薄亦琛一身纯黑色的西装,灯光映着他脸颊上,侧颜精颜完美,浑身散着一种冷漠的禁欲气息。

    无论何时何地,他在一堆的公子哥中间,永远是最引人注目的那一抹光芒。

    他不可置否地勾唇扬眉,修长干净的手指捏着一杯红酒,轻轻地摇晃着。

    动作优雅,漫不经心道:“传闻属实!”

    “哦哟,看来是真的啊!窝草,这么多年都没有见你碰过女人,我还以为你特么的是那方面有问题!”

    薄亦琛脸色冷了一下,“滚!你才有问题!”

    “嘿嘿,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听说是新来的头牌,身材怎么样?”冯少辰贱贱笑着用肩膀撞了撞他。

    薄亦琛伸手抵在他的脸上,一巴掌将他推远了一些,“勉强凑和吧!”

    “勉强凑和?不是吧?我去!要不然,我今晚给你介绍给更火辣的妞?俄罗斯混血,处!”

    &ldquo

    小说文学

    ;没性趣!”他冷冷地打断了冯少辰的话,又恢复了一脸禁欲的冷漠样。

    “喂,难不成你还惦记着以前那个叶蔓吧?”

    冯少辰问完,薄亦琛便不爽地站了起来,酒杯重重地掷了下来,酒水溢了一桌子。

    他猛地伸手扣住了冯少辰的衣领子,将他直接掼到了墙壁上。

    用力之猛,速度之快,让众人都惊愕了。

    “听着,以后谁在我面前提起她半个字,我绝对翻脸!”

    绝美的脸上此时已经是阴云密布,盛怒骇人。、
    一年之前,在薄亦琛与叶家大千金叶蔓闪婚闪离之后,叶家人在龙城消声匿迹。

    从此以后,叶家人便成了薄亦琛的禁忌,无人敢提。

    冯少辰也是仗着了几杯酒,酒壮了胆才提起的。

    他没有想到,时隔这么久,薄亦琛心底的阴影并未消退半分,连忙赔了笑脸,伸手作势地打了一巴掌自己的脸。

    “瞧我这张该死的嘴,真是不会说话……我其实是想问你叶婉婷的身体怎么样了?”

    薄亦琛的脸色这才缓和一些,冷哼了一声,松开了手。

    伸手将酒桌上面的红酒杯端了起来,优雅地喝尽,这便伸手抓了衣装挂在自己的肩膀,冷着脸极不愉快地转身便朝着外面走去。

    一阵妩媚的笑声从隔壁传来,他停下了脚步。

    那笑声再次传来时。

    这一次他听得清清楚楚的,他猛地转身推开了另一间包厢的门。

    没有听错,那正是叶蔓的笑声。

    其实那包厢的门只是虚掩着,叶蔓的笑声又很妩媚,格外的撩人。

    推开门之后,薄亦琛清楚地看到一个迥然不同的叶蔓。

    她只是穿了一件很普通的白衬衣,但是衬衣扣子松开了,隐隐可见雪白的肌肤。

    一头妩媚的大波浪卷发披散在肩头,俏脸微微染着霞光,红唇绯绯,一双水眸波光盈盈。

    此时的叶蔓就像一个小妖精似的,妩媚妖娆,野性而又诱人……

    她纤纤玉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喝得已经有几分醉意了,她一只手认真地托着腮,对面前的男人迷离浅笑:“陆公子真是爽快,只要你能够答应助我一臂之力,以后,蔓蔓就是陆公子的人了……”

    “哈哈,这话我喜欢!来,我们先喝一杯交杯酒试试看!”

    陆晋尧伸出手臂,要与叶蔓的手臂缠绕到一起……

    然而,下一瞬间,一只手伸了过来,直接将整张桌子都给掀了。
    围在陆晋尧身边的几名同伴卷起袖子就要发作,这一群人平时就是他的死党,也是夜店里的小混混。

    见大哥被人掀了桌子,那自然是要干……结果站起来看清楚来人的面容时,顿时一个个都像泄了气的皮球,赶紧悄无声息地将爪子缩了回去。

    陆晋尧微微抬起下巴,看了薄亦琛一眼,慢慢地站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是痞气十足。

    “哟,是薄少啊!真是巧啊!那张桌子是挡了薄少的道了,掀了活该。薄少要不要一起来喝一杯!三个人一起玩更有趣是不是?”

    薄亦琛冷笑了一声,“放开她!”

    陆晋尧也是个不怕事的,抬起了下巴道,“薄少曾经的女人……我也很想尝尝是什么滋味呢!反正你也玩腻了,我也算是捡个漏吧。”

    薄亦琛脸色顿时变得骇然,他直接伸手,一掌将陆晋尧给推开,然后将叶蔓到了自己的怀里。

    “我薄亦琛的女人,就算是玩腻了,也轮不到其他人染指!你给我听好了,下次如果你再敢打她的主意,回头先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够份量了再来找我!”

    “哟,薄少的火气有点大啊!虽然陆某人也不是个落井下石之辈……不过,叶小姐刚才说了,她是以身抵债,她可是欠我陆家不少钱呢?”陆晋尧也是不知死活,大了胆子跟薄亦琛对着干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有了几分阴柔。

    “欠你多少?”薄亦琛不动声色地问道。

    “这个……连本带利息,也就差不多一千万左右吧!”陆晋尧闲闲地吹着口哨,痞气十足。

    薄亦琛当场写了一千万的支票砸到了陆晋尧的脸上,“以后,有多远滚多远!”

    “最后再说一句?我记得你们不是离婚了吗?你这又是以什么身份替她还钱呢?这算不算是多管闲事啊?”

    陆晋尧笑笑地看着他。

    薄亦琛冷着脸瞟了他一眼,然后拽着叶蔓的手就往外走。

    叶蔓能够感觉到他很生气,一路上沉默不语,连拖带拽的将她拉出来。

    出门之后便是直接塞进了车里,然后重重地关上了车门。

    上车的时候,薄亦琛用了一点力道。

    是狠狠地将她推上去的……

    叶蔓的手被什么给划破了,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脸上仍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笑容。

    薄亦琛侧过身子来给她绑安全带,冷怒至极。

    “你就这么下贱?我一转身,你就勾搭别的男人?”

    “下贱?嘻嘻,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下贱?那你呢?再说了,薄先生是以什么身份来管我呢?我就算是卖笑也不关你的屁事吧!”她睁着大眼睛,故作轻松地笑着。

    “呵!”

    他气得俊脸都有些扭曲了,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的手上用足了力道,她感觉自己的脖子都快要被他拧断了。

    肺里的空气一点点地减少,她的小脸也憋得通红,她感觉快要窒息而死了……

    她的眼睛一直盯着这张俊脸,这个她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男人,最终她还是要死在他手上了吗?

    许久,他终于松开了手。

    他转过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握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方向盘上面。

    俊美的脸上又恢复了冷漠疏离……

    车子一路上飞掣电骋,开到几乎漂移。

    空气是死一般的寂静。

    呵,真是搞笑啊!他碰过的女人,就容不得别人染指,他真以为是自己皇帝了吗

    小说文学

    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将车子交给了保安去停,然后直接又拽着她进门。

    “哎,姐夫,姐夫……”

    连吃了两次苦头的叶丽婷,此时提前回家守到这里。

    只等着向薄亦琛告状,没有想到薄亦琛竟然带着叶蔓回来了。

    两个人的关系看上还十分的亲密。

    喊了几声,薄亦琛也没有理会她,他直接拉着叶蔓进入了卧室,然后关上了门。

    叶丽婷望着那扇紧闭的门,咬了咬牙,气得直跳脚。

    进入卧室之后,薄亦琛直接将叶蔓按在了门背后。

    他身形很高大,他双手支撑着墙壁,冷眼垂眸看着她。

    她微微抬起下巴,抱着手臂,用一种挑恤的眸光看着他,嘴角带着一抹讥诮的笑意。

    相互对峙,她眼底毫无惧色……

    她似乎变得漂亮了许多。

    肌肤似上等的凝脂一般,光滑又白皙,小嘴像樱桃一样绯红,眸子清澈亮丽。

    她笑起来极美,唇角上扬,眉眼之间尽是妩媚。

    他微微将视线挪开,冷厉道。

    “以后不许去勾引别的男人!我不想你到时候生出来的是什么杂种!”

    杂种?

    呵呵……叶蔓感觉到心里一阵痉挛。

    她轻笑出了声。

    他说出的话,每个字依旧那么的伤人。

    他冷冷地敛眉,“你笑什么?”

    她扬了扬眉毛,一只手托着下巴,认真地说道,“我在想,你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半夜会不会害怕鬼敲门?又或者会不会经常做恶梦?”

    他的俊脸立即就阴了下来,这一刻,他是发了狠。

    这大约是他第一次亲吻她。

    她拼命地排斥他,但双手死死地被他给按住了。

    他一米八九的身形,她又怎么能够挡得住。

    >>>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