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厨房里的欢愉,老公都是怎么上你的
时间:2020-06-29 14:15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量:
    “姐,你居然打我?”江风捂着红肿的脸颊,错愕道。

    “我没有你这样的弟弟,更没想到那些传言竟然是真的。”

    多多少少,江若晴也听过一些风言风语,但她弟弟各方面表现优秀,也一直都没当回事,只是没想到今天她竟然亲耳听到这种事情,简直有辱门风,让人替他羞愧。

    “姐,我,我只是一时好奇,再说这种事情也是你情我愿……”江风还想解释什么。

    “够了!”江若晴眉头紧蹙,脸上难看至极,一口打断道:“从这里滚出去,等反省好了再来见我!滚!”

    “姐,我,这……”江风想要继续解释,看一眼江若晴那寒冷到极点的眼神,他脖子一缩,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而他抬头放眼扫去周围,只见各位无不是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他脸上仿佛被抹了辣椒油似得,火辣辣的,捏紧了拳头,对着林奇狠狠道:“林奇,你给记着,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等等,我还没给你开药方!”林奇赶忙拿起笔,在纸上唰唰几笔,揉成团丢了过去道:“这是我给你开的药方,苦参、黄柏、野菊花……将这几味药材熬汤放入浴盆中,每天坚持坐浴,注意卫生,拒绝断袖,一个月方可痊愈!”

    江风脸色沉到极点,看着那药方,现在真是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总之一句话,他今天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以后恐怕在金海医学界都抬不起头来。

    正在江风恼火的时候,江若晴娇喝道:“还不快谢谢林奇?他这是在为你看病!”

    江风不敢违抗他姐的命令,把纸团收好,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这两字:“谢谢!”

    “不用谢,我这药方里面的中药十分平常,野菊花之类的你在路边都能采到,最多十几块钱,你绝对用的起。”

    林奇淡淡话落在江风耳朵,却显得无比刺耳。

    他此刻终于明白,这场比试是他输了,无论是从诊断还是治疗,林奇神乎其技的中医,让人瞠目结舌,不得不服。

    这一次,他输的很彻底,而且输的颜面扫地!

    等到江风一走,江若晴捂着额头,头疼的说道:“各位,江风是我弟弟,我这个做姐姐的管教无方,我在这里向各位道歉!”

    “江院长,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好道歉的,个人喜好嘛。”有人说道。

    江若晴摇头道:“我弟弟江风从小性格孤僻,不喜欢与外人交流,父母又不在身边,所以为人处事方面有些极端,是我的错,让各位笑话了,还请不要见怪!”说着,向周围的鞠躬致歉。

    向来以冰山女神著称的江若晴,此时都代她弟弟道歉了,在场的人也就当是个笑话,笑一笑也就这么算了。

    而现在,医学大会还未结束,江风的离去,让台上的四名西医脸色也相当难看。

    毕竟,这四位西医是站在江风这边,现在江风输了,也就代表着西医好似被中医压了一头。

    正在这时,那排队看病的病人中,突然有一位老人砰的下倒在了地上,不停的抽搐起来,周围顿时爆发出了一阵惊呼。

    而这位老人旁边,还有一个五大三粗的年轻人,见此立刻扑了过去,扶起老人大喊道:“爸,你没事吧?爸,你醒醒啊!”

    “我,我好像快不行了,儿子……”老人奄奄一息,说话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

    “爸,你坚持住,这里还有医生,他们会把你病治好的!”年轻人抱紧老人,作势要去呼喊。

    只是老人却是摇头道:“算了,我这怪病大医院都治不好,家里本来也没钱,你就让我去吧……”

    “不!爸,你别放弃!”年轻人声嘶力竭的呼喊道。

    那老人还想说什么,突然面色一青,嘴巴张开,不停的呕吐起来,大概胃里没什么东西可吐了,呕出了几大口酸水出来。

    “让开,快让我们看看!”其中一名主事的西医,飞快推开人群,冲到了老人身边。

    见此,罗天文和其他三位医生,也是飞快赶到老人身边,周围的人让出一块空地,方便给这位老人看病。

    “怎么样?我的爸怎么样了?”年轻人焦急万分大喊道。

    罗天文安慰道:“年轻人,你别着急,先说说你爸之前有什么症状?”

     

    “我爸之前发烧,然后去医院看了一下,说是普通感冒,结果吊了几瓶盐水,就呕吐不止,而且更加严重了。”年轻人飞快道。

    其中一名西医刚检查完,说道:“的确是感冒,不过已经引起了并发症,伴有鼻炎和结肠炎,这些症状主要是消化功能不良引起的,你去的那家医院,治疗方法根本不对。”

    “现在的庸医还真是不少,连病因都没检查清楚,就盲目用药,简直是害死人!”

    “年轻人,我是金海知名西医,你把那家医院告诉我,我马上就派人去调查!”

    其他三名中医立刻义愤填膺起来,纷纷替这位病人感到愤怒。

    年轻人见几位医生同仇敌忾,不禁多了一份好感,问道:“几位医生,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这样吧,我去找几种药先让他吃下,把身上的炎症消掉,然后在做一个全身检查。”其中一名西医说完,立刻就要去办。

    “可是,医生……”年轻人急忙叫住。

    “年轻人,你还有什么问题吗?”西医问道。

    “我爸的情况有些特殊,现在什么东西也吃不下,连喝口水都要吐出来。”年轻人叹息道。

    他爸的情况,让许多医院都束手无策,有的根本就不敢收。

    也有医生让他爸吃过药,可吃下去不到一会,这药就给呕吐出来,病情是越来越严重,加上两天没吃饭了,连水都喝不下,身体已经虚弱无比。

    “这么严重!”

    周围的人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一个简单的感冒,居然有如此严重症状。

    就连四名西医和罗天文都感觉十分棘手,现在病人口不咽,当务之急是要消除体内的炎症……

    “要不用抗生素试试吧。”其中一名西医提议道。

    “嗯,只有这样了,打一针抗生素止住炎症,让老人家能吃点东西,不然这饿也要饿死了。”

    罗天文也是点头道:“等老人家吃下东西,我会配治一副中药,好好调理他的身体。”

    虽然中医和西医向来有很大分歧,但此刻五名主事人也是站在了统一战线,商量后便决定了治疗方案。

    “几位医生,那就拜托你们了!”年轻人无比感激道。

    “放心吧,你爸的病症虽然奇怪,但也就是小病而已,用不着像是生离死别的样子。”几名西医主事笑着道,便是吩咐助手取抗生素来。

    但就在这时,林奇突然一个箭步窜上去,急喝道:“等等,不能用抗生素!”

    这一声叱喝,让在场的所有人一怔,顿时鸦雀无声。
    这几位是谁?

    四位金海顶级西医,一位宫廷传承的老中医,现在他们观点一致,而林奇却阻止他们用药。

    “怎么,你在质疑我们用药?”其中一位西医主事顿时冷哼道。

    江若晴也是吃了一惊,急忙走上前来,拉着林奇道:“现在情况紧急,让这几位先治疗,等老人家脱离危险在说吧……”

    “江院长,不是我说你,你带来的人,实在太嚣张了!”西医主事冷冷道:“不过,我倒要问问,为什么不能用抗生素?”

    本来这四位西医主事对林奇意见极大,方才一直隐忍不发,现在居然连他们的医术都敢质疑,顿时面色冷到了极点。

    “小子,既然你开了口,不说出一二三来,就别从这里出去!”

    “狂妄的年轻人,我知道你很喜欢出风头,但我们几十年的经验,难道还比不过你一个毛头小子?”

    就连罗天文眉头微蹙道:“林奇,现在情况危急,不用抗生素用什么?”

    听到这些话,林奇暗自恼怒,这帮西医除了倚老卖老,还会什么?

    他直接走上前,说道:“这位老人家的身体很虚弱,而且他对西药有抗药性,如果乱用抗生素的话,会引起更加

    小说文学

    严重的过敏症状。”

    众所周知,有些人天生对抗生素过敏,一用就会引起不良反应,轻则红疹头晕,如果严重的话,还会引起过敏性休克,甚至有生命危险!

    只是这四名西医意见一致,听到林奇的话,当下不屑道。

    “你怎么知道,这个老人有抗药性?难道他之前没用过西药?”

    “就是,你不要以为会一点中医,就有多么了不起了。”

    “一派胡言!我们五位主事身经百战,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林奇脸色越发冰冷,他不在理这几位,转而对着那名年轻人说道:“如果我猜的没错,你爸以前生病,一直是用中药吧?”

    年轻人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爸虽然年纪大了,但是经常干活,身体还好的很,偶尔感冒一次,没过几天就扛过去,在我印象中,我爸很少生病。”

    “据我推断,你老爸最少两年没有看过医生了,身体硬朗,吃嘛嘛香。”林奇笑着道。

    年轻人思索了一下,有些不确定道:“上次看医生是什么时候,我倒是记不清楚了,不过的确很久没看过病了。”

    林奇点头道:“所以,他以前自己感冒能扛过去,但这一次比较久一点,最后发烧咳嗽引起炎症,不得已就去医院用了西药,所以这病情越来越严重。”

    本来这年轻人也不相信,因为这林奇根本没把脉检查过。

    但现在,林奇连基本情况都没问过,跟他更是毫不相识,没想到竟然把他爸的情况说一清二楚。

    不管是肥猫还是瘦猫,能逮着老鼠的就是好猫!

    只要能治好他爸,那就是他们家的大恩人。

    “医生,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年轻人焦急道。

    “年轻人,这小子在这里胡说八道

    小说文学

    ,你别相信他!”

    “没错,我们五位主事医生吃的盐比他吃的米还多,现在的人越来越不知道礼数了。”

    这几位主事医生不依不饶道。

    林奇只是冷哼道:“有些东西不是比谁经验多,做医生的也不是讲究资质,我就事论事而已。”

    “小子,我们难道还要你来教训?”

    “我没有教训你们的意思,只是人命关天,如果你们一意孤行,到时候的后果怕是你们不能承受的。”林奇淡淡道。

    现场一时间僵住了。

    佛说佛有理,道说道有头,这林奇并不是危言耸听,他之前的医术的确让人震惊,而且现在表现坚定,好像不是故意开玩笑的。

    只是现场的四位西医哪里能放得下这个脸面,如果今天被一个毛头小子教训了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林奇,我现在请你出去,以后医学大会,不准你踏入半步!”

    四名西医主事异口同声的叱喝道,面色恼怒至极。

    罗天文不禁叹了一口气道:“林奇,你现在说话,说的不是时候啊。”

    “保安,把这小子赶出去,我怀疑他是故意阻挠我们看病治疗。”西医主事大喊道。

    “好!好!好!随便你们,待会出了事情别怪我们没提醒过你。”

    林奇一连说了三个好字,也实在失去了耐心,他转身就朝着大门外面走去。

    只是那年轻人却是急忙追上前去,拉住林奇道:“等等,医生,我觉得你好像说的很有道理。”

    “可惜,他们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林奇摇头道。

    “医生,我老爸之前的确没用过西药,如果待会出了问题,那该怎办?”年轻人也是做了两手打算。

    现在情况不确定,年轻人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但他只想快点让他老爸好起来。

    林奇扫了一眼那四名西医,看他们的样子,今天是铁定要用抗生素了,那待会务必会引起过敏反应!

    “这样吧。”林奇想了想,拿起纸笔唰唰几笔,将一个药方丢给年轻人道:“待会要是出了问题,你赶紧让他们进行抢救,然后按造这个药方服药,便立刻有所好转,当然最主要是让你老爸平时多注意……”

    “谢,谢谢医生!”年轻人急忙接过药方,紧紧揣在手中。

    而此时,有几个保安已经走了过来,要将林奇直接赶出去。

    林奇一把甩开保安,扫了一眼冷哼道:“我劝你们还是准备好急救吧。”

    说完,头也不会走出了医学大会。
    一边的江若晴愣了下,她也没想到今天事情会闹成这样,不过林奇是他带来的,现在他走了,也不好多留,急忙站起身道:“林奇,等等我……”说着,她便是追了出去。

    等到林奇离去后,四名西医主事直接道:“年轻人,我们也不是每天都有时间看病,你老爸现在情况不妙,现在就马上治疗吧,待会我们还有很多事情。”

    年轻人猛然一怔,这四名西医主事,架子未免也太大了,这话明显告诉他,赶紧把你老爸治完,咱们要走了。

    只是现在也别无他法,年轻人只好腆着脸道:“那好吧,请几位高抬贵手,为我老爸治病。”

    “来人,把抗生素盐水挂上!”

    “是。”

    一名西医主事手一挥,立刻就有助理医生将抗生素盐水挂了起来,熟练的插入了老人家的血管之中。

    看着抗生素的盐水一滴滴的流入老爸的体内,年轻人心里却十分忐忑,他现在就怕出什么事情。

    不过随着抗生素的缓缓流入体内,老人家苍白的脸色逐渐有了一丝红润,紧接着,他竟然缓缓睁开了眼睛,好像没有那么痛苦了。

    年轻人不禁长出了一口气,急忙扑到他老爸身边道:“爸,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老人家还没开口,那四名西医主事,笑着道:“年轻人,你爸应该好了,放心吧。”

    “老人家,你试着把手抬起来,我说一个数字,你用手比划一下……”

    “我……”老人家张开口,努力说了半天,才蹦出一句话来:“我抬不起来,浑身都没感觉了!”

    老人家声音沙哑至极,好像喉咙里卡着什么东西,特别是喉头,已经微微开始红肿起来。

    “爸,你怎么会没感觉?”年轻人大呼道。

    “除了能说话以外,我其他地方都没感觉,好像这身体都不是我的。”

    老人家断断续续的说完,突然两眼一瞪,紧接着身体抽搐的几下,喉咙发出一阵怪声,紧急着就一动也不动了。

    “救命,快叫救护车……”

    年轻人虽然不懂医术,但这种情况他也看出来不对劲。

    他终于想起来林奇之前说的话,果然用抗生素要出问题。

    而此时,这五名主事医生脸色变得相当难看,罗天文直接扑到老人家身边,为他把脉,另一边的四名西医心头一跳,赶忙拔下了抗生素盐水的。

    他们没想到,真的被林奇说对了,现在要出大问题了。

    “我爸,到底是怎么回事?”年轻人气恼的站起来,狠狠瞪了这五名主事一眼。

    罗天文只是把脉检查片刻,眉头立刻蹙了起来,旋即大呼道:“快点让医护队过来,进行紧急抢救!”

    “你们这群庸医!”年轻人大喝一声,抓住一名西医主事的领子,大吼道:“刚才那位医生说的没错,我爸就是对抗生素过敏,你们这群庸医竟然连这点都没看出来,我看你们才是盲目用药,该滚的是你们!”

    这四名西医仿佛吃了厕所苍蝇一样,脸色相当精彩,支支吾吾道:“年轻人,现在别说这么多了,当务之急是将你老爸抢救过来!”

    “快让让,我们是医护队的,马上进行抢救……”

    不到一会,这里医护队就马上赶了过来,好在这次医学大会准备的充分,为了避免各种医学事故的发生,各种抢救措施一应俱全。

    现场几乎忙成一团,五名主事医生额头冷汗直冒,现在出了事情,最大的责任就在于他们。

    好在,这抗生素输液没有用多少,在全力的抢救之下,这老人家脸上的潮红褪去,瞪大的眼睛终于恢复了正常,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约莫半个小时过去,老人家一阵反胃感觉袭来,又是扑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呕吐出了许多酸水。

    “没事了,你爸终于没事了。”罗天文长出了一口气,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仿佛打了一场大仗似得。

    在场的医生无不目瞪口呆,这要不是及时停止抗生素,这老人家怕是今天性命不保了。

    “爸,你没事吧。”年轻人走上前去,扶住老人。

    老人家喘息了半天,摇头道:“儿子,爸今天感觉好像从鬼门关走了一趟。”

    年轻人总算是松了口气,忽然道:“对了,爸,那位医生走之前,还将一个药方交给我,只要你吃了,马上就能好起来。”

    说着,年轻人将林奇的药方拿出来,然后起身说道:“爸你等着,我马上按造这个药方去抓药,你很快就能好起来了。”

    罗天文神色一动,急忙道:“年轻人,可否将药方给我看看?”

    “好好,罗老先生,你应该比这几个庸医要强的多,你快帮我看看吧。”年轻人将药方交给罗天文。

    罗天文看了却是眉头一挑,旋即厉声道:“这药方,你爸不能吃,对肠胃简直就是伤害!”

    林奇的开的药方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巴豆仁一升,清酒五升,熬制研磨成丸,一次一颗!

    这巴豆是泻药,吃了马上就会排泄,况且老人家身体极其虚弱,还吃巴豆那不是雪上加霜吗?

    清酒就更不用说了,肠胃虚弱的人,只会造成成倍的负担。

    “罗老先生,你怎么也不相信?”年轻人突然像是发了疯一般,突然跳起来大吼道:“你没看到吗?刚才要是按造林奇的话做,现在至于闹到这般地步,我看你也是个庸医!”

    >>>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