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车上晃动进入,宝贝大不大,还要吗
时间:2020-06-29 14:15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量:
    南宫绝走下车,冷眸扫了一眼在场的所有人,然后眸光落在风浅汐的身上。

    浅汐也疑惑的看着她,这个人到底是刚回来?还是一直就在啊?

    他走近风浅汐,大手搂住了她的腰身,手掌顺势摸了一下她衣服的荷包,剑眉皱起:“你根本没有打火机?”

    “没有又怎么样?”浅汐从他的怀抱里挣扎出来。

    “没有你敢和那个人那么犟?你身上可都是汽油,就不怕死?”

    “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怕什么?身上都是汽油,我要去换身衣服了。”浅汐说着,转身朝别墅里走了回去。

    女佣们一个个用惊叹的眼神,望着这位夫人,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去感叹了,没有打火机,还如此的气势凌人,那是一种由心而发的强大。

    蓝眸看着她的背影,这个女人,胆子真大,性格太令人刮目相看了,如果她没有那么淫不堪的话,如果她不是那个人的女儿的话……或许……或许……

    “南宫先生。”王珂儿可怜巴巴的走了过来。

    打断了他的思绪,南宫绝冷眸看了一眼王珂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又扫了一眼女佣:“刚刚尖叫的,躲避的,从今天开始,都可以滚了。这里,不需要无用的人。”

    “主人……”几乎一半女佣跪了下去。

    “滚。”他冰冷的说着,朝宅院走了过去。

    而王珂儿小心翼翼的跟在了他的后面,南宫绝只是叫女佣滚而已,应该和她没有关系吧,反正他也没有对她说什么。

    风浅汐,洗完澡便匆匆要出门。

    “已经是傍晚了,你要去哪里?”经过客厅时,被南宫绝打断前进的脚步。

    “当然是去处理事情,你给我的三天时间已经快到了,我当然也要为我的眼睛做点贡献才好呀。放心……我还没有窝囊到要卷包袱逃亡。”如果没有找到证据的话,她还是可以窝囊一下,卷包袱逃亡的。毕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么。

    南宫绝只是冷笑了一下。

    浅汐已经快步的奔跑了出去……

    “小言,让你久等了,因为出了一点事,所以来晚了。”风浅汐说道。

    “没事,王珂儿呢?你没有把她一起带出来?”顾小言愤怒的说道。

    “好了,我们是要去办事的。”

     

    “我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做这种事情,汐汐,如果不是你说的话,我打死也不相信啊,那个珂儿……珂儿……我要揍她,揍她。你以前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这么做!”顾小言打抱不平的说道,因为王珂儿家里比较困难,汐汐对珂儿那是好的没有话说的!

    “我已经想开了,小言,你也想开一点。走吧,要不然来不及了,我可不想真的没有眼睛。”风浅汐坦然的说道,嘴角也勾起了微笑,她笑,是不愿意让小言也一起伤心难过。要忘记一段付出过的情谊,真的很痛苦,可她却不得不忘记。

    时间一点点过去。

    晃眼之间,天暗了,天又亮了。风浅汐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南宫家里,昨天走了一批佣人,今天又来了新的一批女佣。

    一大早,南宫绝和王珂儿用完早餐。

    “南宫先生,我听说浅汐昨天傍晚就出去了,这还没有回来呢。她夜不归宿真的好吗?”王珂儿无辜的问道,眼睛一眨一眨的泛着微波。

    “那认为好吗?”

    “不好,当然不好。她怎么说也是您的妻子啊。”

    “你和她多年姐妹,你知道她晚上去哪里?”南宫绝冷淡的说着,眼里带着一些打

    小说文学

    趣,这话说出来,就像是戏谑似的。

    “嗯……昨天你不在家的时候,下午,隐约听到她和一个人打电话,话语里很暧昧,

    小说文学

    好像是个男人。彼此还约定了什么晚上见什么的。我也听得不仔细,没太注意。”王珂儿说道。

    “没注意你还乱说?就不怕被割舌头吗?”尖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风浅汐站在门口的地方,她的衣服和头发都显得有些凌乱,黑眼圈也重了一些。

    南宫绝看了过去,王珂儿也是。

    “浅汐?你,回来了?我没有乱说啊,你就是和男人在打暧昧电话啊。”王珂儿固执的说道。

    “我有没有打暧昧电话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带了一个有趣的人来。”浅汐笑着,眸光扫了一眼王珂儿,落在南宫绝那张冰脸上。

    蓝眸冷冷的看着风浅汐,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浅汐让了一步,从门口走进来了一个男人,高瘦的身材,这个人就是那天在派对上调戏她的男人。

    “珂儿,你不会不认得他吧?”浅汐淡淡道。

    王珂儿一愣,立马扭过头:“不,不认识,我不认识!”

    “没关系,那先生,您认识王小姐吗?”

    “认,认识……就是她给我钱,让我调戏你的,而且那个假装绑架让你过来救人的电话,也是她故意叫我们兄弟几个打的。就是为了让你过来那个派对。”男人颤颤巍巍的说着,明显早就被狠狠修理过一顿了。

    “不,你骗人,南宫先生,您不要相信她说的这些话,都是她胡编乱造的,想把罪名都推给我。我没有,没有!!”王珂儿心虚的大喊着,一下趴到了南宫绝的身上,可怜巴巴哭着。

    南宫绝并没有推开王珂儿,只是再度看向风浅汐。

    浅汐不紧不慢的掏出一张纸条:“这个是,我电话的通话记录和通话时间,前面几个都是你手机打过来的,对比时间。南宫绝你可以问问家里的佣人,我是不是在这个时间点,匆匆出门的。”

    “假的!假的!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证据!”王珂儿大叫起来。

    这时,浅汐身后的男人诺诺的说话了:“我们兄弟几个替人做事,有录音的习惯,所以……”

    男人拿出了一个录音机。

    紧接着录音机开始回放声音‘放心,我只是要你们戏弄风浅汐而已,不会太过分的。就抱抱,亲亲,如果你们想做的话,随便。’

    ‘你能给多少钱’

    ‘不会少给你们的。’

    电话里的录音响着。

    “关掉吧。你可以走了。”浅汐平淡的说道。

    男人关掉了录音机,唯唯诺诺的转身离开。

    “不……这里录音也是电脑做的,南宫先生,您要相信我,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我没有害浅汐,而且,我是真心爱您的。”王珂儿扯着南宫绝的衣袖,整个人都要瘫在了他的怀里。
    “等等!珂儿,你刚刚说什么?你爱南宫绝?”浅汐道。

    这个女人又耍什么把戏?蓝眸疑惑的看着她。

    王珂儿则是挺胸抬头:“对,我爱他,我是真心爱他的。风浅汐,你不要在玩这种手段了,我和南宫先生的感情是不会被你破坏的。”

    “呵呵,珂儿啊,南宫绝可是我的老公,破坏别人感情的是你……你现在口口声声的和说这些,不觉得有些反客为主了吗?”

    “那又怎么样?我们的感情是……经、得、住……”王珂儿嚣张的话突然停住了,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门口进来的人。

    就在她说那些话的时候,又有一个年过中年的男人走了进来。

    “爸……”王珂儿颤抖的喊了出来,原本靠在南宫绝身上的身板一下打直……

    “伯父,您也都听到了,证明我不是在说谎。这件事,我相信您知道该怎么处理。”风浅汐礼貌的对身旁的中年男人说道。

    王父气的脸红脖子粗,眼睛瞪得老大,箭步就朝王珂儿冲了过去:“你这个不孝女,什么不学,竟然在外面做这种勾当!你才多大?就学会作践自己了?!”

    “爸,爸,不是的,你听我解释。”王珂儿害怕大喊着。

    “解释?我都听到了!!我的老脸全都被你丢尽了!浅汐对我们家那么好,你竟然干出勾引她老公的事情,你简直是不知廉耻!!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王父一把抓起了王珂儿的手臂,几乎是连拉带扯的抓着王珂儿往外面拖。

    “呜呜呜,爸……我错了,我错了。”王珂儿

    王父愤怒的揪着女儿走,脚步在风浅汐身边稍微停顿了一下:“浅汐,是我们家丫头对不住你。她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我一定会好好教育她!!非让她好好记住这个教训,以后再也不敢乱来了!死丫头,给人道歉!”

    “不要!”

    王父狠狠瞪了王珂儿一眼。

    “对,对不起,我错了,浅汐原谅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如果我再这么做,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王珂儿显然怕极了爸爸,带着哭腔说道。

    王父哼了一声:“哼!回去再收拾你!”顿了顿看向浅汐:“浅汐,这件事情,还请你不要外传,她以后日子还长,还要上大学。”

    “伯父,我知道该怎么做,请放心。您也少喝点酒。”

    “好,好。谢谢,谢谢。”王父,狠狠的揪着大哭的女儿,拖着就往外面走去。

    随着父女的离去,闹腾的屋子,终于安静下来了……

    风浅汐这才走向了南宫绝:“南宫绝,你这么聪明,相信我不需要再多替那个照片做解释了吧?那天的事情,我没有!”

    南宫绝还是冷着脸:“就这么轻易放过王珂儿,真是心慈手软的女人。”

    “你以为这是轻易放过吗?对于她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惩罚。”浅汐平淡的说着,王珂儿,平常最害怕的便是她爸爸,这一次后果,对于珂儿而言,是惨重的。不过,让她觉得可笑的是南宫绝,这个男人始终那么的淡定冰冷,好像早已经将一切都尽收眼底了似的,他或许很早就看穿王珂儿了吧,只是想要看到她和姐妹窝里斗,你好无情的啊,南宫绝。

    南宫绝站了起身,大手抚摸上了她的脸颊,手指一点点的往上摸,停在了她的眼睛周围。

    浅汐立马闭上双眼,不害怕是假的,她看多了南宫绝的冰冷无情,真的很害怕这个男人会做出更加可怕的事情来。

    “你害怕?”

    她微微睁开一点眼睛:“你说过,不会对我眼睛怎么样的。我已经证明了,那件事情,和我无关。”

    他的大手慢慢从她的脸上放了下来。

    风浅汐刚送一口气的时候,那放下来的手顺着她的脸蛋,一点点滑到了她的脖颈,然后是锁骨……

    “你在干吗?”浅汐一下按住了他的大手。

    “不懂吗?”冷冷说着。

    “你不要这样!”

    南宫绝猛地凑了过来,唇齿贴到了她的耳边哈出热气:“女人,不管这件事,你是不是被陷害的。你也给我记住,你的身体现在是谁的。不要妄想逃离。记住,你现在属于谁!你这幅空虚的身体,没有允许,最好收敛一点!”说完,他狠狠在她耳朵上咬了一下。

    “啊……”她疼的叫了出来,一把推开南宫绝,摸了摸耳朵,手指上沾染了鲜红的血液。

    南宫绝轻舔了一下唇瓣上沾上的血,冷笑一声。

    “南宫绝,你怎么可以这样?”她疼的搓着耳朵,都被迫破了,可想而知他刚刚有多么的不留情。

    真的不懂,为什么误会解开了,他还是这么冷酷。他就这么恨她吗?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因为那个不是处女的原因吗?

    可这个她真的无法弥补啊,委屈的抿了抿唇:“我累了,一晚上没睡,我去睡觉了。”失去第一次,她无能为力,嫁给南宫绝,她无能为力,一切都不在她的掌控之中,她又能够做什么?只能够像一只小强一样,或者就已经很累了。

    昨天晚上,多亏了小言的帮忙,才找到了那个调戏他的男人,费了好大的劲才搞定这一切。或许此时唯一的安慰,便是身边还有小言,唯一的寄托,就是爸爸。她还得努力的去找回爸爸。

    从来没有一觉睡过这么长的时间,一倒下一天就过去了。

    “小言,对不起对不起,说好请你请你吃饭的,结果我昨天睡20多个小时,我现在就来找你。”她便拿着电话就往外面跑,王珂儿的事情能够处理好,也真的是靠通宵陪着她忙里忙外的。

    风浅汐正匆忙的走在马路边,刚想要伸手拦的士的时候。

    ‘兹……’一辆面包车突然停在了她的面前。

    在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车门打开,突然窜下来几个人,一把将她拽上了车:“啊……你们是谁,你们是谁。”

    几乎是被强拉硬拽上车,感觉到车子向前行驶,慌张的朝车上的人瞄了一眼,一个个凶神恶煞。绑架??

    “臭娘们,给老子安静点!”突然一拳挥在了她的脑袋上,

    唔……好痛。紧接着眼前一暗,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