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纯肉汁四溅的文,短篇散集小黄说
时间:2020-06-29 14:15   来源: 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量:

    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在一个黑黑的屋子里,脑袋好疼,她抬起手揉了揉被打的地方,都鼓起来好大的一个包。

    这里是哪里??

    ‘咔’突然房间的灯亮了起来,她下意识的捂了捂眼睛,灯光一下刺的人眼睛好难受。

    “哼呵呵呵呵……南宫太太,别来无恙啊!”浑厚的男性的声音传来。

    习惯的了灯光,她慢慢放下手,望向那个说话的人,是一个胖嘟嘟的男人:“是你!!”这不是那天拿着汽油在南宫家示威的那个人吗?怎么会是他?

    胖子走了过来:“没想到吧,那天一别,这么快我们就又见面了,哼……!”

    “你想要干嘛?”

    “干嘛?!南宫绝毁了我的公司,你以为就这样可以善罢甘休了吗?如果他不还我公司的话,我就搞得他家破人亡!从你开始,南宫太太!”

    浅汐咽了一口唾沫,揪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尽量让保持冷静:“你想要抓我来威胁南宫绝把公司还给你?你这是绑架!”

    “哼,那又怎么样?你还是好好求求你老公,让他来救你吧!”胖子直接把一个电话丢到了浅汐的面前,示意让她打电话给南宫绝。

    看着电话,她脑袋往旁边一撇:“我不打。”

    “你找死!!!”

    “先生,您在抓我之前,也不好好确定一下行情,我虽然是南宫绝的老婆,但也只是一个挂名的,他根本就不会来救我,所以我就算打电话也没有任何用,那不过是自取其辱。所以您又何必折磨我这一个无辜的人呢?”倔强的说着:“啊……”

    胖子一下把她的头发揪了起来:“臭娘们,你到底打不打!!!信不信我打死你!”

    “我的命就在这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总之这个电话,我不会打。”她平淡的说道,眼里丝毫没有一点胆怯之意。

    “还想给我耍花样,好,你不打,我打!”

    另一边,南宫集团的总裁办公室里。

    “啊哈哈哈哈哈,绝,你最近日子过得多姿多彩啊。家有娇妻不说,还把人家好姐妹给一起带回家住了,啧啧啧,兄弟我好羡慕啊。”慕千臣笑的前扑后仰。

    南宫绝正整理着文件,冷冷的抬起蓝眸看了一眼自家兄弟:“臣,你每天就这样偷窥我的私生活,有乐趣吗?”

    “说什么偷窥,多猥琐。我只是闲下来的时候,多关心关心你的个人生活而已。不过风家那丫头到挺大方的啊,直接把好姐妹送到你嘴边来。”

    南宫绝眸光一闪,还未来得及开口说话的时候。

    ‘铃铃铃……’

    电话铃声响了,他拿起电话:“喂。”

    “南宫绝,是我!我告诉你,你老婆现在在我手里,你最好现在签份合约拿过来,把公司还给我。要不然,我弄死你老婆。”

    南宫绝面无表情:“是吗?那你请便。”

    “你……南宫绝!你别以为我不敢把你老婆怎么样?我告诉你,给你半天时间,如果你不把公司还给我的话,我就把你老婆先奸后杀,我这里可以十几个兄弟呢,保证让你老婆……呵呵呵呵。”电话里传来胖子的冷笑。

     

    ‘嘟、嘟、嘟、’南宫绝直接把电话给挂断了。

    而此时,慕千臣贴在电话旁边,仔仔细细的把刚刚里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哇靠,哪个王八蛋连你的人也敢抓!”

    “林天。”

    “啊?那个前段之间被你搞垮公司的胖子?胆子够大啊,竟然敢这样威胁你。”

    “呵……”南宫绝冷笑了一下。

    慕千臣眯了眯眼睛,想到南宫绝对风家那丫头恨之入骨,便道:“绝,你是不打算去救风家那丫头了吧?我看林胖子那话说的是真的,那丫头可真的会被轮奸。”

    “那她应该会很高兴才对!哼,比起天天想着法出去找男人,现在免费送来十几个男人要玩弄她,正好随了她那空虚寂寞的身体!”

    慕千臣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知道的并不多,只粗略知道一点,似乎这个清纯校花,并不清纯,都是装的假的。

    “绝,风家那丫头可真的会死哦!”

    黑屋子里,昏黄的灯光闪烁。

    林胖子愤怒的把手机摔在了地上:“他妈的,南宫绝这个混蛋,竟然敢挂我电话!”

    一旁坐在地上的浅汐,早已经面无表情,不用想也猜得到南宫绝会拒绝这场交易,她在他的心中根本没有任何的价值,南宫太太?呵……说白了只是一个称谓而已。虽然不想承认,可在那个男人眼里,只是把她当做暖床的女人。

    林胖子转过身,气愤的看着浅汐“我他妈的就不信南宫绝真的就不来救你!”

    “他不会来的,你真的抓错对象了。别再继续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了,你公司是怎么被南宫绝搞垮的我不知道,但是你可以再用其它正当的途经把公司重新建立起来,并不是这种手段。”

    ‘啪!’一巴掌落在她的脸上。

    “呸!老子就不信邪了,从现在开始,没过一个小时,我就扒你一件衣服,等衣服扒光了,如果南宫绝还不来的话,我外面还有十几个兄弟!”

    “无耻!!”她捂着脸蛋。

    “嘴硬!老子现在就扒你一件衣服!”

    “啊……不,不要,不可以!”

    任凭她怎么尖叫,怎么挣扎,处于被动下,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力。

    衣服如同纸片一样,刺啦刺啦的他扯了下来。

    胖子站了起来,色迷迷的看着她:“南宫绝的眼光真好啊,哎呀,不仅是个美人,连身体都这么的诱人,皮肤这么的滑溜。”

    风浅汐缩卷在地上,双手紧紧环抱在胸前:“卑鄙!”

    胖子只是色笑着……

    怎么办?她到底该怎么办啊?眼看着这个胖子不会放了她,南宫绝也不会来救她,那她该怎么逃跑?

    时间一点点过去,没有穿上衣,她只觉得好冷。

    “一个小时过去了,该脱哪件了呢?”胖子敲着手腕上的表。

    “你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她一点点往缩,却始终没有躲得过胖子的一个泰山压顶。

    一种有心而发的作呕感在胃里翻疼。

    以前南宫绝用强的时候,最多也是厌恶和愤怒,而此时已经变成了单纯的恶心,被触碰到了每一寸皮肤都恶心到让人作呕。

    缩卷的身体颤抖,她已经无法再淡定下来,几乎能够听到时间的走动,一瞬间好害怕时间流逝。

    不要……她害怕那双油腻的手再来碰她,害怕真的再过两个小时,衣服被脱完时,真的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哎呀,南宫绝还真是薄情寡义呢!这又一个小时过去你,小美女,你说我是先扒底裤好呢?还是先扒内衣呢?”

    林胖子用猥琐的眸光打量着她,舔着唇角,摩拳擦掌的看着她。

    缩卷的身体颤抖,她已经无法再淡定下来,几乎能够听到时间的走动,一瞬间好害怕时间流逝。

    不要……她害怕那双油腻的手再来碰她,害怕真的再过两个小时,衣服被脱完时,真的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哎呀,南宫绝还真是薄情寡义呢!这又一个小时过去你,小美女,你说我是先扒底裤好呢?还是先扒内衣呢?”

    林胖子用猥琐的眸光打量着她,舔着唇角,摩拳擦掌的看着她。

    风浅汐摇着头,爬着就要逃……

    双脚被林胖子给抓住:“小美人,你逃不了的,这里都是我的人,你还能够往哪里逃?既然你这么不乖的话,那就内衣内裤一起脱掉吧。先让我尝尝鲜,再分给兄弟几个偿。”

    “不!!”她挣扎着。

    “叫吧,叫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打扰我们的。”、

    “变态,你这个变态!”谁来救救我,天啊,谁来救救我。

    她已经身无一物。哭泣声,尖叫声,弥漫了整个房间。

    “小美人,你好香啊……”林胖子在她脖子周围嗅了嗅。

    “人渣,你放开我!放开我!!”她大吼着,撕扯开喉咙,脑子嗡嗡作响,根本不敢再去想接下来的画面。

    “哦……小美人,我现在就让你舒服舒服!”林胖子低吼一声,就要一口亲下去。

    咔哒……

    这时,屋子的房门突然被打开了。

    林胖子停住了动作,压在浅汐的身上,被打断了情趣,他烦躁的扭过头:“哪个王八羔子这个时候进来!”

    风浅汐大口的喘息着,有种突然得到解脱的感觉,顾不得开门的是谁,她只想赶紧从男人的身下逃走。

    “哼,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啊!”门口的人,低语说着,他的声音低沉而又冷魅。

    “南宫绝!”林胖子霍的一下放开风浅汐站了起来,提了提刚刚脱掉的裤子:“哼,我就知道你会来!”

    南宫绝??当听到这三个字时,她才突然有了反应,条件性反射的猛地望向了门口的地方,一头棕色的短发,一双深蓝色幽深的眸子,如刀雕刻般冷峻绝美的面容

    “南、宫、绝……南宫绝……”她哭泣着,趴在地上喊着他的名字。她不是在做梦吧,他来了!!他竟然真的会来……

    蓝眸冷冷的瞥向了地上趴着的女人,光光的身子没有一点布料,瞬间,眼里迸射出寒光。

    林胖子不屑的开口:“南宫绝,算你运气好,你老婆我还来不及上呢。合同签了吗?公司还给我,我立马放了你老婆。”

    南宫绝冷哼一声:“是吗?原来什么都还没有发生,看来我是来早了。”

    说着,他就要转身离去。

    风浅汐那刚刚欣喜的脸瞬间变得僵硬,她以为自己听错,可看到他转身的时候,才知道是说真的:“南……宫绝,你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耍我?就这样丢下我?

    林胖子也愣住呢,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南宫绝!你什么意思?”

    南宫绝一点都没有理会林胖子,蓝眸眼角的余光撇到了地上的她,嘴角一冷讽刺的笑:“呵,我来的这么早,你应该很失望才对啊。”

    “不……不是的,我没有。南宫绝,你为什么总要这样看待我!你可以不来救我,但是你为什么要这样耍我!”她的愤怒被燃烧到极点,如果他不来,或许她不会有这样的愤怒……

    南宫绝冷笑着,把她的眼泪和愤怒

    小说文学

    都尽收眼底,丝毫不在乎。

    “操他妈的,你们两个有完没有完?南宫绝,你他妈的到底还我不还我公司!”林胖子反应过来,一把将地上光着身子的风浅汐抓了起来。

    “啊,你干嘛!”

    林胖子一只手搂着她,“哼?干嘛?南宫绝……我要你看着我跟你老婆欢爱!!”

    蓝眸冰冷,无动于衷的冷眼看着:“是吗?”或许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单手已经死死的握成了拳头,手背的青筋暴起。

    浅汐瞳孔无线放大:“不,不要,南宫绝,救我,救我……”即使不想低头,可面对这样的状况,她宁愿向南宫绝求救,而他也是她此时唯一的救命稻草。

    南宫绝紧握的拳头松开,冰冷的唇角总算勾起了一抹弧度:“这才乖。”

    说时迟,那时快。

    ‘砰!!’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

    风浅汐被怔的呆住了,搂着她的林胖子也僵住了。可突然……胖子松开了抱着她的油腻双手。

    肥大的身体如同没有了骨头架子一样,直接倒在了地上。

    浅汐眨了眼睛,一时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垂眸看向了胖子,只见他脑袋后面多了一个大血窟窿!!

    再看向南宫绝时,他手里多了一把黑色的手枪。

    “死、死了……”双腿发软的颤抖,她心跳加快,刚刚发生了什么?南宫绝开枪杀人?!!

    南宫绝冷冷的把枪收了起来,朝浅汐走了过去:“你这嘴硬的毛病,迟早得治治。”

    他说什么话,此时她都听不到,脑子里还回响着刚刚的枪声,看着南宫绝一步步逼近,她双脚发软的一步步往后面退。

    眼看他走近了,她重心也失去平衡,直接往后摔了过去,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可身体并没有摔倒在去地上。

    “躲什么躲?”低沉冰冷的声音在她耳朵后面响起。

    她睁开眼睛,已经在他的怀里了。心里发虚:“你有……”

    南宫绝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脱掉外套披在她的裸露的身上,然后将她整个人横空抱了起来:“该回家了。”

    冷冷的他,有着难以言语的温度。明明很害怕,但是却莫名的很安心。

    当南宫绝抱着她走出屋子时,她看到了外面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的人,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这些人……都死了吗?

    他并没有去看周围的那躺了一地的身体,抱着她直径的走到门外的一辆加长的豪华车子旁……

    “首领,一共18人,全部歼灭。”这时,跑过来一个黑衣人,他恭敬的在南宫绝的身边说道。

    “处理干净。”南宫绝冷冽的说完,仿佛那血腥的场面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若无其事的抱着她上了车。

    坐在车上,她透过车窗望着外面的场景,很快有一群黑衣人出现,来处理这混乱的一片,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仿佛受到过严格的训练。

    随着车子的驶动,已经看不到那个场面了。而南宫绝始终面无表情,还是依旧的冷酷,丝毫不为所动,好像那样惊心动魄的血腥场面对于他来说,只是家常便饭似的。这越来越让风浅汐怀疑,他的手段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风浅汐颤颤巍巍的开了口,因为逼婚,她对南宫绝丝毫不了解,只知道他是南宫集团的总裁,其它的一无所知,甚至是他的家人。可是经历了这么多,她逐渐意识到,他不简单,绝对不仅仅是南宫集团的总裁这么简单。

    “嗯?你是我妻子,你说我应该是你的谁?!”南宫绝蓝色的眸子戏谑的盯着她,仿佛能看穿一切。

    “不,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南宫绝,我只知道你是南宫集团的总裁,但没想到,你……你玩……!”

    “这不很正常吗?”他平淡的说着,从一旁的架子上,拿出一根烟,优雅的掏出打火机,完全没有把风浅汐的怀疑当成一回事。

    风浅汐心头一颤,她曾经听爸爸说过,其实商场上,也有着阴暗的一面,很多大企业,大集团,都会和黑道有牵连。可没想到,这样的一个人,真的被她给遇上了!而且还成了自己的丈夫!

    “离婚。”她颤抖的说出这句话。

    南宫绝点烟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点好烟:“这怎么可能呢?我怎么可能放你走?”

    “为什么不可能?我从没有想过,要嫁给一个和黑道有牵连的人。”风浅汐激动地陈述着,仿佛在表明自己的决心。

    “过来……”南宫绝向她伸出了手。

    她迟迟未伸出手,他便强行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把她扯入了自己的怀抱,原本盖在她身上的衣服,也因为这迅猛的动作而飞到了一边。

    南宫绝搂着她的身子,大手轻轻将那黑色的长发撩到她的耳后,俯身在她耳边呢喃道:“我是谁,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对你而言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妻子。既然嫁了过来,就别想离婚。你就永远是属于我的,也别想逃走,我不会放开你的。”

    他的声音十分的冷柔,一点也不刺骨,但是却让人听得不寒而栗,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样,谁也逃不了。

    风浅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心里对黑道始终有些忌惮,可转念一想,也是,她到底在糊涂什么?嫁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身不由己,无论南宫绝是黑道,还是白道,她似乎都没有得选择。她逃不掉的,管自己嫁给的这个南宫绝是什么派别,自己都是属于他的,难道真的就是那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你今天,是来救我的吗?”她突然转移了话题,反正都这样了,何必纠结于他的身份。

    南宫绝冷眼看着她,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和他们做过了吗?”

    “嗯?”她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脸蛋瞬间变成了猴子屁股的颜色:“没!没有!你想什么呢?”

    他露出一抹笑容:“那他摸过你哪里?”

    浅汐皱起了眉头:“你就站在门口,难道你还看的不够清楚吗?还一直站着看着,也不救我。”

    说着说着,她有些怨念,仿佛在情人间撒娇一般就那么肆无忌惮的说了出来。

    “是吗?”说着,他的手掌拂过那光滑的身子,引起风浅汐一阵阵悸动。

    “啊……拿开,手拿开。”她推着南宫绝的大手,可越是推动,好像是在辅助他的手掌一样,让她又羞又气。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下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几乎是软趴趴的卧在了他的胸膛上,

    小说文学

    听着他胸口心脏的跳动,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告诉我,在屋子里的时候,这里是不是也同样有反应过?”他在她的耳边冷声轻语着,像是一种质问,可更多的像是挑逗,不断撩拨着风浅汐的神经。

    “没,没有,我保证没有,可以……可以停手了吗?”她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试图用自己的保证让他放过自己,越是不想要去感受身体传来的感觉,可思路却对那种难受清晰的很。

    “停手,为什么要停手?难道你不喜欢吗?”南宫绝斜睨着她,把她的无措一览无余。

    “因、因为……”她该怎么说现在的感觉?心里如同燃起了一把焦虑不安的火焰,这把火焰从心脏顺着血管慢慢流淌,到了她皮肤的每一寸毛孔。让她极其难受,浑身燥热难耐,同时还感觉到了羞愧难当,两种难言的感受不断地包围着她。

    “因为什么?”仿佛看穿她的心思,南宫绝不断地逼迫着她,一心想要得到答案。

    “呃……”风浅汐实在是不知道怎么来形容这种感受。

    “呵,你应该诚实一点点。”

    诚实一点点?怎么诚实?难道是要她开口告诉他,此时的感受吗?那种难受奇痒的感觉,如同火焰在喷发,灼烧着她……

    “啊……”原本紧咬住的唇关忍不住喊了出声。

    南宫绝嘴角的笑意勾的越大:“你真是一只诱人的小妖精。”

    “不要,说了。”她也不想要这样,可是会叫出声音来,就像是已经不受大脑支配了一样。

    “舒服吗?”

    “不要说了……!”

    “可惜已经到家了。我们得暂时结束,一会儿上了楼,会让你满足的要死。”他嘶哑的在她耳边说着。

    >>>
  • 海阳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